十年禁渔“药方”能否治愈长江?

更新时间:2020-01-08 21:04:53点击:135 行业观点

长江禁渔

上海崇明老渔民老李记得,上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好年景。但逐渐的,鱼愈来愈难打。“大家并非不清楚,‘断子绝孙’的电网打鱼不好。”老李叹了一口气,“可不那样,打不上鱼啊!”

长时间过分打捞,造成长江陷于“鱼越捕越少,生态环境越捕越糟,老渔民越捕越穷”的困局。“救鱼,同样是‘救人’!”此前在沪举办的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战略探讨论坛上,有专业人士一语中的。

在长江保卫者的努力下,“长江禁渔十年”新政总算真正落地——农业农村部发表声明,从20201月1日0时起,长江流域的主要河道将分类阶段性推行水产业禁捕。当中“最晚自明年1月1日0时起推行暂定历时十年的长期禁捕,期间严禁自然水产资源的生产经营性打捞。激励有条件的地区在这以前执行禁渔”。

原先的长江并非那样的。“长江是全球物种多样性最充足的几大江河之一。”农业农村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管办公室主任董金和详细介绍,“长江有水生生物4300多种,当中鱼种430多,170多种为长江独有。长江同样是中国淡水水产业摇蓝,许多经济鱼种的原种基地和全球至关重要的淡水生物基因库。”

殊不知长久以来,受拦河筑堤、河道环境污染、过分打捞、挖砂开采等人类行动的危害,长江河道生态环境不断受到破坏,物种多样性不断降低,社会经济发展也遭到了严重阻碍。

“1000多头江豚!”海洋大学鱼种研究中心负责人唐文乔教授记得,自己见到2012年长江淡水豚调查结论时的震撼。“连渔夫都打不上鱼,更不要再说江豚了。”唐文乔说,“以鱼为食的长江顶层食物链,会首先对长江无鱼之困作出回应。”

在我国渔业生产量和渔业年产值连续数年稳居全球第一位,可讥讽的是,在我国淡水渔业的摇蓝——长江流域的自然水产资源却日渐衰退。青、草、鲢、鳙“四大鱼类”繁殖总数已不够上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10%。长江入海口大闸蟹亲蟹物种总数骤减!

长江鱼类

“一些渔民会选用‘迷魂阵’。”有专家介绍。渔夫将细细长长捕鱼网布在水中,捕鱼网网眼很小,鱼群要是入网遭受阻挡,便会沿网乱游,遇到预置的网兜就一头钻了进去,没法脱身。以至不管大小,都被“一网打尽”。“更可恨的是,这种杀鸡取卵的方法,还会损害中华鲟、江豚等稀有物种。”

令人忧伤的是,在一篇最近发布于《整体环境科学》的文章中,水产科学院长江水产研究所的生物学家强调,在2005-2010年里,长江白鲟早已物种灭绝。

从2002年起,原农业部在长江流域试点区执行长江休鱼制度。葛洲坝之上河道每一年2月1日-4月30日,葛洲坝之下河道每一年4月1日-6月30日,严禁任何捕捞作业。2016年,农业部增加休鱼范畴,增加休鱼时长至每一年3月1日-6月30日。按理说,在鱼种繁殖季休鱼,是一种最直接的养护鱼种资源的对策。可都没想到,“人的贪欲之心使休鱼贯彻落实十分艰难。”海洋大学教授张祖平说。

长江污染

有群众担忧,长江休鱼后,是否会造成鱼价上升?“根本不用焦虑。”张祖平表明。现如今长江渔业的自然打捞量已不够十万吨,仅占国内淡水水产的0.16%。“对老百姓饭桌的奉献可忽略不计。”
要了解,现阶段国内淡水商品中,超出九成多靠渔业养殖,当中一半之上是大家经常吃的四大鱼类。但是,人工养殖鱼类通过多代繁殖后,难以避免会发生物种多样性衰退,必须及时补充优质的野生亲鱼改进物种,长江这时就起到淡水生物基因库的功能。“假如不维护好基因库,也许未来连青、草、鲢、鳙都吃不上了。”

长江鱼类

长江流域以国内百分二十的土地面积,抚养了国内百分四十的人口数,造就了国内百分四十的GDP。10年禁鱼的新政落地,并不易。特别是在是多年以后,水产资源如果恢复正常增长,对转产鱼民的个人利益诱惑非常大。

海洋大学海洋文化与法律法规学院院长、扑河道生态保护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唐议一直以来切实于长江流域渔政稽查水平建设规划的科研。他告诉记者,扑大维护的保卫战现已拉响,但从渔政稽查层面看来,依然存有许多难题。“基层工作渔政稽查人员数量不够,稽查设施滞后甚至欠缺必需的稽查设施。”经常碰到的状况是,稽查船发觉偷捕现场,可追赶不上奋力逃走的不法船舶。“稽查体系存有不顺,有关法律法规也仍待健全。”扑办已经促进地市政府提升渔政稽查的投入和队伍管理,提升道具和方式,灵活运用无人飞机、视频监控系统等技术应用,促进集约化管理方法。另外打造出跨部门扑水上联合监督执法平台,在交叉河道、关键时段关键打击。“据初步统计,去年各级渔政管理方法职能部门共开展稽查统一行动约3万次,查办各类违法渔业行为5665次。”董金和讲述。

长江渔业执法

从上海市农委会了解,自2017年至今,市农委会水产办对上海190多艘扑渔船(含7艘辅助渔船)、1200多个渔户状况开展摸排调查统计,科研拟定了长江渔船全面转产并减船拆减的新政执行线路。截止2018年8月,上海190多艘渔船已全都撤出渔业,长江上海段水域进到长期禁鱼管理方法。而早在2005年,已经上海崇明区域的鱼民列入城区保障,为其彻底解决养老的顾虑。鱼村隶属城镇,也对鱼民下岗再就业开展专业技能培训,并给予优先录用。

“2018年渔政稽查人员自始至终恪守长江稽查第一线,严实监控不法渔业高发河道,获得了不错的实际效果。”市农委会负责人表明,“长江禁鱼制度的执行及后续高效管理方法是一场拉锯战。接着,我们会提升协同稽查,持续增加对长江禁捕违规违法行为的震慑和惩治强度,恪守长江禁鱼的红线红线,维护禁捕纪律。”

令人高兴的是,为长江“看病”拥有专门针对的法律法规。19年底,《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保护法(草案)》迎接首次审议。议案第三十四条明文规定:我国对长江流域关键河道实施严苛渔业管理方法。在长江流域水生生物自然保护区禁上规模性捕捞;在此方法执行生效日10年内,长江主流和关键河系等关键河道禁上生产性渔业,具体管理条例和关键河道范畴由国务院相关部门制订。议案另外确立,不法渔业者可被处以5万元至50万元的处罚;如果情节恶劣,导致自然生态毁坏,须要开展生态环境治理的,担负全都修复费用;构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